• 重庆将建三峡文化保护应用试验区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繁华不再,尘埃落定,这世界如此简洁。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,灵魂是如此的安宁。无奈的记忆,被红尘的风雨镌刻成沉默的雕像,静的身躯已布满了岁月的尘埃和忧郁的斜阳。或许,密封的心事无法遮住那回眸的眼神,在孤独增生、怀想绵绵的日子里,总是不时地回望远方。往事轻轻地掠过乍暖还寒的心湖,一道道细节的涟漪在浅浅的眷思中荡漾,飘逸出淡淡的春愁,在被春意刚刚点绿的背景后,仿佛有似曾相识的笛韵在流淌。而此时,悠闲散不的风,却送来了一抹斜峭的春寒,无意中撩起了未曾孵化的笙歌,瞬间扯起了千丝万缕的回味,是苦?是甜?是悲?是喜?在感慨的瞬间,回溯几千年的大千普罗米修斯的善良与执著同样能感动上苍。尽管镶嵌石子的铁环纪录着囚禁的伤痛,但自由的脚步依旧可以笑傲于天地间,穿过时空的隧道,一切一切都远去了。一曲醉红尘,曾几度醉倒伤心的人儿,幽香笔墨,曾激起多少灵感的浪花,而如今,让人怀念的过往,又荒芜了多少翠绿的诗行。如果没有当初的幽咽如泣的古筝弦鸣,优美的舞姿或许不会在依恋的台前上演。一枚枚心愿的纸船挽着时光,载走了昨日的溪边梦影;当过往的美丽乘着月华而去,怀想的烛火,催下了多少盈盈的红泪!虚掩的香屏已被黄昏覆盖,一帘风絮卷着生满青苔的故事,连同那浅绿色的情节,均已成为过往旧事。(中国散文网www.SanWen.com)当清瘦的淡月苦吻着浮动的云片时,一首首千年的忧思几乎开遍了所以的季节。或许,无法凌驾轮回的神谕,许多梦,只能幻化成一缕缕隔世的云烟,缭绕于遗憾的碑前走过渐渐消失的路,更想留住的早已不在,那是否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悲哀,还是一声轻叹。面庞前凝结的呼吸,一阵阵穿过缝合的时间,如同瞬间的绝望,越过停滞的冻霜的睫毛,把摇戈的记忆缝合进伤口。中国散文网首发:http://www.sanwen.com/sanwen/920641.html

    上一篇:香港理工大学撕“港独”标语遭冲击 校方明言不

    下一篇:陆客减少、民间投资疲软 岛内GDP连续2个季度下滑